<track id="qxezp"></track>

    1. <bdo id="qxezp"></bdo>
      <tbody id="qxezp"><div id="qxezp"></div></tbody>
      <track id="qxezp"></track>

      1. 70周年校慶 ? 我的濰醫時光 || 陳九錫:人民送我上大學

        作者:陳九錫來源:濰坊醫學院發布時間:2021-09-08瀏覽次數:583

        編者按:

        那些說給樹聽的話

        嵌在木質的年輪里隨流年

        一點點長成參天的回憶

        時光里的那些老照片、老故事

        承載了多少青春與追憶

        還記得

        人生中的某個時刻

        您與濰醫結緣

        您是——

        在校師生

        醫務人員

        畢業校友

        學生家長

        或是關心濰醫的社會人士

        您的故事、唯一記憶

        70周年校慶,

        一起書寫獨特的“濰醫印象

        作者介紹:陳九錫,男,昌濰醫學院75級醫療專業校友,曾任煙臺市蓬萊人民醫院兒科主任醫師

        昌濰醫學院畢業至今已經整整四十三年了,恰逢今年是學校建校70周年,使我浮想聯翩,四十三年前同學們在校時的學習生活情景歷歷在目,仿佛就在昨天,其中經歷過的一些事情,現在回憶起來讓人難以忘懷,把我們又帶回了那個激情燃燒的學生時代。

        上世紀70年代學校大門口

        步入醫學殿堂

        1975年9月19和20日兩天,昌濰醫學院迎來了來自全省各地各條戰線上的350名新生,他們抱著“人民送我上大學,我上大學為人民”的理念,走進了這所高等醫學教育的殿堂,開始了為期三年的大學學習生活。

        我是1975年9月12日接到昌濰醫學院的大學錄取通知書,并于9月19日上午7點45分從蓬萊汽車站乘汽車去濰坊,到學校報到的。上車找好座位坐下后,發現前一排坐著個女的,隨身帶了些東西,一看就是上學的,一打聽,也是到昌濰醫學院學習的。找到了同伴,互通了姓名,她叫劉曙瑾,我們談著談著,又有一位女同志上了車,扎著長長的辮子,行李上還帶有些魚腥味,隔我一個座位坐下。她坐好后,聽說我們是到昌濰醫學院學習的,就說我叫蔡淑美,家是長島縣小欽島,也是到那里學習的。說也湊巧,我和劉曙瑾、蔡淑美同學就是這樣認識的,以后我又和蔡淑美同學分到了同一個班,同一個組學習,同一張飯桌吃飯。

        一路上我們說說笑笑,臨近中午,在平度縣的新河汽車站吃了午飯。下午3時許到達濰坊,走出汽車站,天下起了小雨。學校的接站車是敞篷的,司機師傅怕淋著我們,又回學校換了輛面包車,把我們接到學校,同車的還有三班的紀兵同學。

        到校后,我們到新生報到處辦了入學手續。我和蔡淑美同學分在七五級二班,紀兵同學分在三班,劉曙瑾同學分在五班。當晚75年級辦公室的孟兆鑫老師到宿舍看望我們,并逐一詢問了姓名,當問及我時,孟老師笑著說:“在你的檔案中,我們早就認識了,這個宿舍你負責,同學們有什么要求,跟我講?!?/span>

        第二天是農歷八月十五,下午全班同學們都到齊了,共50人,其中男同學30人,女同學20人。晚飯吃的是月餅,飯后同學集合開會,75年級學生辦公室孟兆鑫老師和工宣隊周天宇師傅出席了會議。首先孟老師講了話,對同學們的到來表示熱烈歡迎,接著按名單將同學們分為六個小組,臨時任命了黨、團支部、班委會和六個小組的正副組長。杜守業同學任班黨支部書記,李永珍同學任班長,王本琦同學任團支部書記,我任團支部副書記,趙恒珂、鄭金良和劉英秀同學任團支部委員。會議結束后,緊張而有序的大學生活拉開了序幕。

        郎咸昌老師和李清華老師與75級二班部分同學在學校大門口合影留念

        軍訓時光

        為時十天的入學教育結束后,學校安排我們到解放軍炮八師進行兩周的軍訓。軍訓開始前,我和班里三個同學在外語教研組劉學功老師帶領下打前站,于10月4日下午先期到達,進行安排宿舍等事項。在這里面還鬧了點笑話,第二天同學們到達炮八師后,按事先安排好了的名單入住,但結果女同學這里多了一個床鋪,男同學這里少了一個,怎么也查不出來,最后發現把高義華同學當成女同學了。

        炮八師軍訓是緊張的,也是比較辛苦的,但對我們這些沒當過兵的人來說是個鍛煉。我們的年級變成了連,班級變成了排,六個小組編成四個班。連長、排長、班長均由炮八師現役軍人擔任。我編在三班,班長叫菅玉成,是個黨員,比我少一歲。一班長、二班長是黨員,四班長是團員。

        訓練中,按照部隊的要求,對我們進行了嚴格的訓練。開始時是練習隊列,稍息、立正、向右看齊、向前看、齊步走等等,雖然枯燥無味,但大家都是認真練習,沒有絲毫懈怠。后期就是練習瞄準、射擊。夜間還要站崗放哨,最叫人頭痛的是半夜緊急集合,記得有一次得到消息,今晚要緊急集合,大家都不敢睡覺,有的同學甚至將背包都打好了,可是等了大半夜也沒有集合。但有一天下半夜,突然集合號響了,為了爭第一,背起背包就跑出來了,站好隊,報了數,回頭一看,槍還沒拿出來,趕快悄悄找兩個同學回去,把槍從架上拿來分給大家。

        練習打槍,同學們都很帶勁,尤其蔡淑美同學,來自海島,大家都叫她“海霞”,因海島是海防前哨,民兵個個有槍,又會打槍,所以在訓練中她時常協助菅班長教同學們練習瞄準??墒翘煊胁粶y風云,明明是神槍手,把大家都教會了,她卻打的不夠理想。我5槍打了46環,在班里打了個第一,工人周師傅當過兵,他打了49環。

        10月19日軍訓結束,同學們拉練返回學校。秋高氣爽,走在路上,我默默地訴誦著“天高云淡,望斷南飛雁,不到長城非好漢,屈指行程二萬……”。說也湊巧,40年前的今天,即1935年10月19日,中央紅軍在毛主席帶領下,勝利到達陜北吳起鎮,紅一方面軍長征勝利結束。

        同學們在炮八師打靶場訓練打靶

        助農勞動

        1975年9月15日至10月19日,全國農業學大寨會議在山西省昔陽縣召開,在次會議的精神鼓舞下,于11月份,學校黨委安排我們到昌邑縣石埠人民公社參加助農勞動,整大寨田,即“小青山會戰”。

        我們班的同學在支部書記杜守業同學和班長李永珍同學的帶領下,意氣風發、斗志昂揚的投入了會戰。大家都是來自農村,能吃苦耐勞,刨土,鏟土,推車運土,個個都是行家里手。班長李永珍同學,推起小車來回奔跑,就是當年我這個農村時的整勞力,也比不過她。我們組的于成山、孟慶禹、劉英秀、蔡淑美和石淑芹同學,重活累活搶著干,尤其是石淑芹同學,別看她年齡小,干起活來一點也不示弱。在我們班全體同學的共同努力下,最后奪得了“小青山會戰”冠軍。

        “小青山會戰”休息期間田間地頭學習

        “小青山會戰”結束后,我們回到了學校繼續上課學習。大家對學習醫學基礎知識,如解剖學、醫用化學、微生物學、中醫基礎學等,都很賣力,但對學習英語就不那么感興趣了,因大家沒有基礎,要從A、B、C、D開始,而且年齡大了發音也不準,所以學起來難度比較大。我和外語教研組劉學功老師在炮八師軍訓時比較熟,因此,他來上課時,逢課必提,回答不上來十分尷尬。

        劉學功老師曾將英語比作地瓜干,他說過,“地瓜干雖然不好吃,但將來一定有用??!”但我們把他的話當成耳旁風,覺得中國話還沒學好,學外語有什么用?因此學起來不用功,甚至都沒有正八經學。后來果然被劉老師言中了,我到濱州醫學院工作后又重新從A、B、C、D開始學習,別人都進中級班、高級班學習了,我還要從初級班開始。之后在晉升中級、副高級和正高級職稱的外語考試中,勉強過關。

        1976年同學在曾經搭建過防震棚的操場上合影留念

        70年代同學在校園中留影

        70年代同學們在校外虞河橋上留影

        開門辦學

        1976年國慶節過后的第6天,即10月6日,我們根據學校的安排,到益都縣王墳公社馬莊大隊進行助農勞動和采藥。

        當天上午,我們乘火車到達益都車站,然后身背行李,沿著崎嶇不平的山路,步行50多里,來到了王墳公社馬莊大隊。沿途老百姓熱情好客,在路過一片山楂園時,老鄉們讓我們吃山楂,我們說不吃,他們從園子里扔給我們吃,當時的場面感人至深。

        到馬莊后,我們住在一所小學校里,出門往西約一、二百米有一條小河,河面不寬,大約有三、四米,河水清澈見底,每天早上我們到那里洗臉刷牙。河對面有一座小山,不太高,長滿了樹木,當時楓葉已經紅了,很是好看。再往西看,座座高山緊相連,一座比一座高大,一座比一座雄偉。

        這次到王墳公社馬莊大隊開門辦學時間2周,前一周助農勞動,后一周上山采藥。在助農勞動時,因正值“三秋”農忙季節,我們參加了隊里收玉米和種麥子的勞動。我們班的同學分為七個小組,每組包一個生產隊。我所在的生產隊,只有三頭牛,因此只能用于耕地,而播種麥子(當地叫耩麥子)只能用人工拉耩子,我們同學與當地社員一樣,肩背繩索,參與了拉耩子這種勞動。一天勞作下來,繩索勒的肩膀痛,但大家沒有叫苦叫累的。由于山高路陡,車子上不去,麥種和土肥都是我們肩膀挑上去的。

        在一周的采藥期間,我們采了好多種藥材,只記得有黃精、玉竹、穿山龍等。爬了兩座高山,山勢很陡,記得有位同學在山頂上不小心踩下下一塊大石頭,石頭順著山勢蹦著高往下滾,把我們都嚇壞了,若是下面有人肯定打壞了,所幸下面沒有人。

        同學們分揀采回來的藥材

        兩周的時間很快就結束了,臨返校前的一天晚上,各個生產隊干部在隊長的帶領下,抬著山楂、核桃到我們的住地看望我們,足足有十幾筐,并與我們促膝相談到很晚。當時我們執行三大紀律八項注意,不拿群眾一針一線,因此一個山楂也沒吃,一個核桃也沒拿。第二天早飯后,村里派拖拉機將我們的行李送到益都火車站,村里的老百姓列隊歡送我們,戀戀不舍的將我們送到離村很遠很遠的地方。

        挖地道結束后,黨支部委員代素娟同學帶領六姐妹照相留念

        臨床實習

        流行性出血熱是我們在校時由地區醫院傳染科主任許怡芬老師講的,許老師講課條理清楚,能抓住重點,什么“三紅三痛酒醉貌”,“鞭抽狀、貓爪狀”的出血點及蛋白尿等等,至今仍記憶猶新。她還編了四句順口溜:“發熱臉紅酒醉貌,頭痛腰痛全身痛,皮膚黏膜出血點,惡心嘔吐蛋白尿”,以便于學生記憶。

        由于此病病情危重,病死率高,所以下班后,我用了大半個晚上的時間,將這個病看了好多遍,從病原學到流行病學,從發病機理到病理生理改變,從臨床表現到診斷、鑒別診斷及治療,幾乎達到了能全部背下來。第二天早上交班時,科里主治大夫張平清老師說:“今天早上討論流行性出血熱這個病例,主要由青醫和昌醫同學發言,青醫同學先講吧!”青醫實習同學主要講了臨床表現,診斷和治療。輪到我發言了,我就從病原學、流行病學和發病機理談起。當我講到DIC時,有個姓王的護士問我,什么是DIC(當時DIC理論是個時髦的東西)。張老師說DIC是個新的理論,小陳同學你給他們仔細講講,說著把科里的小黑板擦干凈,叫我在上面邊寫邊講。我站在黑板前,寫上DIC即彌漫性血管內凝血,講了發生的原理及導致的器官功能損害,大家靜靜地聽,有的還拿筆記,我足足講了十余分鐘。散會后,張老師開玩笑地說,看看昌醫學的理論功底很強啊。

        我們學校重視基礎理論學習,這一點是毋容置疑的。給我們上基礎課的老師個個年富力強,學術水平高,如化學的姜玉全老師、生物化學的徐璦民老師、生理學的柴述藩老師和藥理學的戴家福老師等等。

        膠南實習留影

        班級畢業合影留念

        師恩難忘

        1998年10月1日,同學們在畢業后20周年時,在母校舉行了首次師生聯誼會。在游覽校園時,恰遇政治教研組的李鼎文老師。師生多年不見,自然少不了互相問候,寒暄一番,而后我和姜增錦同學與李老師照了這張合影,以留作紀念。

        與李鼎文老師(照片中)合影

        李鼎文老師是我們在校時講思政課印象較深的一位老師,他在認真講好每一堂課的同時,還啟發、教育我們樹立正確的人生觀、價值觀,做一個無愧于時代,有益于人民的人。記得1977年6月,他在講課即將結束,我們將奔赴膠縣中心醫院上臨床課之際,在黑板上寫下了四句話:“治病憶辯證,求精華佗術,舉公忘小我,落戶民心中?!眮砻銊钗覀儗I務要精益求精,做一個人民的好醫生。

        學校是教書育人的地方,而思政課是培養、塑造學生美好心靈,做到愛國、愛黨、愛人民,樹立遠大理想抱負的重要一環。李老師的這四句話對我影響較大,畢業后我始終沒有忘記老師的教誨,并從其中選擇了兩句:“求精華佗術,落戶民心中”作為座右銘,時刻用這把尺子來要求自己,檢驗自己,力爭做一個醫術高超、人民群眾滿意的好醫生。


        Copyright ? 濰坊醫學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05002386號-1魯公網安備 37070502000027號

        国产稚嫩的学生呻吟视频